笙箫墨迹

【踏雪同人】珞凇父子脑洞故事二

        感谢 @云川漫步 创作的珞凇,原著非常好看,强烈推荐之。毕竟是脑洞故事,如果人物OCC了,请大家见谅。

       故事前浅谈:如果说脑洞一探讨的是亲子关系之间的分寸感,放养和规训的之间,以及亲昵关系中相互别扭的一段故事,那么脑洞二探讨的是珞凇如何妥善处理亲情与爱情中的小纠葛小矛盾,说直白点,就是怎么平衡小乌和珞谌的关系。好的,我是珞凇控,所以就是围绕这个人的各类小故事。顺便再给自己挖个坑,脑洞三想写珞凇面对儿子的叛逆期,也就是儿子受够了珞家这一套体系在外头拜了自己认可的老师,一些教育理念的碰撞,以及小珞谌在父权和师道之间抉择的艰难,且看珞凇的化解。萌点就是珞凇会不会回想自己的青葱年少,现在轮到自己亲儿子在外拜师了,他会怎么对待,嘿嘿。

       言归正传,开始脑洞二。

       故事设定在珞凇和小乌关系公开化了,珞凇辞去了目前的职务,小乌已经与珞凇同居,小乌开始自主管理公司了。

       开端就是,首次见面,珞凇就把小乌介绍给珞谌,珞凇觉得公开化有助于两人更好地日后相处。珞谌长得有点像珞凇,小乌又忐忑又欢喜,他是很愿意融入珞凇的一切,就是觉得自己身份尴尬,怕珞谌不喜欢他。

       珞谌有着非常矛盾的心理,一方面他真诚为父亲有人相知相伴感到开心,另一方面就是小乌的存在占据了父亲大部分的时间,也让父亲辞职了,所以面对他,他虽然面上尊重但内心却没有最终认可。尤其是觉得小乌目前虽然自主管理公司,但是处事还比较青涩,还经常需要珞凇的提点,而珞谌虽然年龄小,但是他各方面都很优秀,慕强心理导致他有点看不上小乌。毕竟珞谌对于小乌的了解,其实都源于他人的言语,除了正式见面的第一面,两人甚少接触。

       恰逢一个暑假,往常珞谌都是被送往祖父家接受珞家独立课程安排,基于之前与父亲坦白有效,珞谌特意在此次暑假前与珞凇最后一次见面中提出,希望这个暑假能在珞凇这学习两周,跟着珞凇进行公司经营、风投之类的实习。珞凇本来是觉得时间还尚早,但是既然有心向学总不是坏事,就答应珞谌了。

       于是珞谌充当起珞凇的秘书,跟着珞凇每日去上班。深入接触珞凇经手的事务,更让珞谌觉得珞凇很累,经常各种决策、决断需要及时下达、及时督促、适时反馈,珞凇总是能在杂乱的实践中抽丝剥茧地提取关键逻辑,一针见血指出症结,从而解决。珞谌更崇拜珞凇了,也更珍惜和珞凇相处的时间。在繁忙的工作在,他发现父亲只对小乌例外,再忙,他都会接小乌的电话,也会每个晚上与小乌探讨他的公司管理出现的困惑。由于顾及着小乌的颜面,即使小乌做的不好,珞凇也没有在小乌面前落他的面子,都是累计惩罚到黑阁执行。不过这一切,珞谌并不知道,在他看来,珞凇就是偏宠小乌,内心有一些失衡,所以珞谌想小捉弄一下小乌,他想知道如果小乌犯的错是明面上的,珞凇会怎么做。

       恰巧有个机会,有一场会议要开,小乌提前备好材料过来找珞凇,会议开始前珞谌偷偷抽走了2张有关键数据的材料。会议正常开始,珞谌料想小乌会在所有人面前丢人,没想到即使缺失了2页材料,小乌还是很顺利把一切讲下来了。珞谌对小乌有了点不一样的认识,看来小乌不像别人口中那样毫无真才实学。不过会议现场的异常,珞凇发现了。等所有人都走后,珞凇关门问小乌,会议材料是怎么回事,小乌虽然不知道具体得罪了谁,但是会议开始前他只把材料留在珞凇办公室了,有隐约猜测是珞凇身边亲近的人做的,不过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也不想去细究,归根结底,自己也不够注意。所以珞凇在质问的时候,他归结于自己粗心大意,不是别人的错。

       珞凇不置可否,他只是淡淡地看了珞谌一眼。珞谌这心理素质也是老练,表面上没表现出任何异常。但是他立马主动来请罚了,先不说这个事情本来确实就是他做的,就算不是他做的,会议材料的准备出现过失,他这个会议秘书也是不合格的。他只是内心在煎熬和纠结,不确定亲爹只是指责自己程序执行不合格,还是发现了自己的捉弄。

       珞凇没多说什么,他让珞谌向小乌请罚,毕竟出现问题的是小乌的材料,秘书的疏漏导致的错误要由材料的主人执罚。珞谌怀着愧疚的心理向小乌请罚,但是小乌非但没有处罚他,还把一切过失揽到自己身上。小乌不愿意由于自己,让珞凇和他儿子直接存在嫌隙或矛盾。在他恳求下,珞凇罚珞谌抄写秘书守则,罚小乌现场重做一份材料,就算此事了结。夜里,珞凇和小乌两人重新讨论这个事情,珞凇告诉小乌,这次的失误很可能是珞谌做的,其实只要一查办公室监控就可知道,小乌点头,他说他有这么想过,可能就是小孩的恶作剧,不用放心上,可能是珞凇平时对小谌太凶了,小孩子闹点动静罢了。于是珞凇想着再给珞谌一个机会,看他后续是否会来坦白。

        实习的第一周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周的时候,又有个公司和外公司的商讨会,此次珞凇自己不发言,他让珞谌提前准备好材料,由珞谌当主讲人。同时,这次一次试探,会议前,珞凇事先安排其他人打乱了珞谌做好的材料,也同样从中抽走了关键的2页数据材料,想测试一下珞谌的临场反应。珞谌提前是背过材料的,但是由于是第一次做主讲,太紧张,再加上确实的数据类的材料,他平时并没有接触,临场一时脑袋空白,在一大段讲述后略微有些停顿,他的脑袋在疯狂思考着该如何收场,他眼巴巴望着珞凇,希望亲爹能来救个场,终究舍不得外人在场的情况下给珞谌难堪,珞凇站起来终止了会议,给出的理由是,关于这个事项,今早有最新政策动态,原方案不适宜继续执行,需进一步完善方案后下次再议。会议结束,众人都走了,只有珞谌留在会场,他对自己的表现感到懊恼。

       最后,是小乌来会场把珞谌叫回珞凇的办公室。珞凇问小谌,此次事情学到什么?一向能言善辩的珞谌沉寂在自己的失落中,一时无言。珞凇换了一种问法,告诉他,现在最新政策口径是如此,方案应该怎么改,珞谌想了半天,由于缺乏详实的数据基底,只能磕磕绊绊、提出不痛不痒的条款。珞凇没有正面指导他,他转而问小乌,小乌虽然很意外,倒也侃侃而谈地讲了5分钟。

      珞凇质问珞谌,是否发现自己的差距所在。珞谌羞红了脸,自己在公司经营业务方面确实和小乌存在较大差距。当初还存了看不起小乌的心,其实自己更差劲。

      珞凇还问,除了业务知识,是否还有他错。

      珞谌意识到珞凇已经知晓了自己对小乌的作弄。于是他下跪认错,珞谌有错,一错在应变不足,出现临时状况不懂得妥善解决;二错在自知不明,以为自己什么都学的很好,其实基础很不扎实;三错在处事不当,我不该由于一时情绪,让自己抽走他人的会议材料,致使造成正常会议无法如期的隐患。

       珞凇说,两次事件对比,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同样缺少关键数据的情况下,你乌叔叔能让会议正常下去,而你不行,这一点你就该感到羞愧。另外,乌恒璟不仅是你长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该是你的家人,你有不满可以来和我说,而不是耍心机手段陷害他人,这一点,我对你很失望。不要以为一时心计手段没什么,商场如战场,你乌叔叔不和你计较,不代表他人不会,严重一点,你的行为涉嫌偷窃商业秘密,是会被告的。珞家这么多年法学体系教育,都没教会你该从法制角度看待问题,你的情绪影响了你正确的价值取向,这一点我非常生气。所有的错误都是从小事开始的,不要做任何会触及法律底线的事情,是这次事件最重要的警钟。

       另外,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对亲近的人耍心计了,事不过三,如果被我发现第三次,不要怪我不认你,你依然是珞家人,但就不是我珞凇的儿子。

      事已至此,今晚你就在办公室自省,我不想在情绪激烈的时候惩戒你。而后珞凇带着小乌离开了。小乌觉得珞凇讲的话有些重,想要求情,被珞凇一眼瞪回来。爱之深、责之切,珞凇对珞谌其实寄予了厚望,严厉一点也属正常。毕竟他可以护着小乌,但是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以后能撑起一片天。

       第二日上午,管家去接珞谌回珞凇家,发现家里其他佣人已经被遣散,只有小乌和家庭医生在,珞谌知道自己的错误不会轻易被姑息,也做好了一切准备。

       珞凇先让家庭医生为珞谌输营养液,查看他的身体状况,确认他可以接受接下来一整天的惩罚。毕竟道理都讲清楚了,那么剩下的就是深刻的疼痛教育让他记住。

       珞谌去衣后,先向小乌请罚,对长辈不敬之过。小乌舍不得重责小谌,罚的的是最轻的戒尺。五十下戒尺,也只是微红肿。而后,珞凇让他举着法治的天秤,对他行了100下桦条。红肿上凌厉的桦条,20下就已经让珞谌汗流浃背,每一次抵上的桦条,让他颤抖又不得不努力平复去迎接。60下桦条过去了,细条的桦条痕迹将破未破,无声的生理泪水缓缓落下。行罚过程特别安静和肃穆,只有不断落下的桦条声。最后10下,珞凇用了狠劲,将肿胀的痕迹划破,珞谌一声不吭地,只有紧密双眼续满的泪水显示他有多痛。

       晨罚告一段落,珞凇让家庭医生为他及时止血和冷敷。而后,让他端坐在木椅上背诵并默写经济法部分法条。下午,珞凇开始抽查上午经济法的背诵,同时对他进行案例法分析教导。下午的课程,珞谌小心翼翼并未出错,但是他的惩罚依旧没变免除。课程都结束后,珞凇执行了午罚,又罚了他三十下戒尺,让止血后脆弱的肌肤又挨了一顿,让他记住这个疼。这次没出血没破皮,也就没上药。毕竟晚上还要再罚一次以儆效尤。这晚,小乌不在,将独处的时间留给这对父子。珞谌在书房等珞凇出现,简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是真的被罚怕了,看着父亲手持一根竹条进来,是真的觉得肉痛了。不敢哭不敢喊不意味不疼,都是血肉之躯,谁不怕被罚。

       珞凇当晚并没有直接上手,他给了珞谌说心里话的机会。他对珞谌说,对于小乌,你是怎么想的,这里没外人,你说吧。珞谌说,原先就是觉得小乌各方面都一般,配不上父亲,就仗着父亲的偏爱,有错也不罚他,想捉弄他,让他受罚的心理。而且他占用了父亲大部分时间,又害得你辞职,所以有些看不惯罢了。珞凇又问他,是否对他有恨?是否真的不能接受他。这一点,珞谌倒是没有。其实本意都是善良的小孩。他只是想通过一些事情让父亲多宠爱自己一点。

       珞凇给珞谌做心理疏导,他告诉珞谌,其实小乌做错了一样会受罚,只是顾及长辈面子,珞谌看不到而已。不管有没有小乌,珞谌是唯一的儿子这点不会变,因为希望珞谌能成为一个独挡一面的男子汉,所以比较严厉和苛责。作为父亲,其实在珞谌没发现的地方,都在默默关注着他的一言一行。包括上次在祖父家,其实偷偷派人给他上药。多个小乌不是坏事,小乌是很善良的人,以后成长路上多个长辈,会多一份关怀。珞谌听着这一切,默默流泪了,原来父亲一直以他的方式关心着自己。看着儿子这样,珞凇不忍心继续摆个严肃的脸,他揽过儿子,为他拭去泪水,将他抱在怀里,默默安抚他。珞谌感受着父亲的胸怀的温暖,泪水更加止不住,在珞凇怀抱里颤抖。

       哭了好一会,意识到自己又坏规矩了,赶紧擦干眼泪摆好受罚姿势,毕竟还有一个晚罚未结束。珞凇给了儿子一个优待,让他以otk形式被惩罚。晚上的30下竹条,伤上加伤,但是感受父亲膝盖的温暖,也多了一些力量,珞谌虽然肉疼,但是心是暖的。

      惩戒结束,珞凇给儿子上了药,看着肿胀不堪的伤痕,珞凇觉得心疼了,觉得亲儿子是缺少父爱和安全感,于是他第一次哄着儿子入睡,在儿子额头吻了一口,珞谌带着伤甜甜地入睡了。

        赶在父亲节的末尾,来小甜一下。其实后续本来还有针对珞谌犯错的小措施,留到以后的脑洞吧。


【踏雪同人】珞凇父子脑洞故事

       @云川漫步  非常喜欢珞凇这个角色,脑洞一下小故事,希望作者不介意。

       鉴于作者暂时不写父子,本人又非常想看父子戏份,于是自己动手尝试一下珞凇父子的小故事。

出场人物:

祖父:珞明城

父:珞凇

子:珞谌(chen二声)

       鉴于文中还未写到珞凇的儿子姓名,OCC取了一个名字。

【脑洞一】

       其实珞凇对亲生儿子是很关心的,但是家族培养体系不许骄纵孩子、主张放养和合理规训,所以从小都是送到寄宿学校。

        珞凇每个月会抽空把珞谌接回家指导,有时候是奥数习题、有时候是辩论、有时候是围棋死活,顺便检查一下这个月的课业成绩。

       但是珞凇从来不对亲儿子动手,家里专门请了家庭教师作为工具人,小错及时惩罚就算,大错要被送到祖父面前,在所有兄弟见证下公开惩戒。惩戒过后,毛笔手书自省录,意在提醒子女自律自省,惩戒第一日不许上药,严重一些直接由家庭医生接手负责。

        珞谌从小到大在这套培养体系里如鱼得水,一直很规矩也甚少出错被罚,通常都是家族里被其他兄弟立为榜样的对象,再加上亲爹从不动手,其实各兄弟很羡慕这样一种氛围。

       直到珞谌长到13岁,见识了亲爹对乌恒璟的偏爱后内心有点失衡,其实他从小崇拜父亲,希望多和父亲亲近一些,但是奈何珞凇冷峻威严,每个月见面教导太公式化,想多依赖都不行。在寄宿学校里,见识过有家长为子女出头后,他就开始算计自己亲爹,也想体会一把被家长维护的偏爱。

      于是珞谌小朋友耍了个心计,诱发了一起自己被欺负的事件,让学校通知家长。奈何姜还是老的辣,珞凇觉得虽然儿子规规矩矩,但儿子绝不是任他人欺负的性格。于是接到老师通知后,他先给儿子打了一通电话,为他的坦白铺垫台阶,奈何儿子顾左右而言其他,不愿坦诚。珞凇其实多少也猜到儿子估计是想撒娇,但是不愿意惯他这点,更生气对自家人耍心机。

       学校现场,对方小孩父母到场了,在为亲子各种找借口袒护的同时,浅浅也为自己小孩的过失道了歉。而珞谌直到对方父母带着小孩离开,也没等到自己父亲。最后是家里管家来接小孩去祖父家。

       珞凇非但不袒护小孩,还让管家带话训斥。一是质问之前学防身术是否不够认真,受到欺负说明学艺不精,所以近三个月,每周加课训练。二是丢了珞家脸面,所以需要去祖父家被公开惩戒。三是对自己父亲耍心机,所以取消三个月内的每月面对面指导,并设三个月惩罚期,每月受训诫师30藤条不得上药。

      珞凇让管家带话后,三个月内就再不出现在珞谌面前,甚至在祖父家的公开惩戒也不出现。公开惩戒的时候,祖父珞明城严厉地训斥了珞谌,觉得他的做法不光彩,让家族蒙羞。祖父爱之深责之切,量刑的时候,没用轻浅的戒尺,对珞谌用了桦条。告诫他,家族形象是每一个珞家人精心维护起来的,珞家在外形象要正向,不在乎各子女处事各类做法,但是不得有损家族名声。众人都走后,对这个最宠的小孩,珞明城还是说了些软话安慰他。告诉他,知道他只是想让珞凇多关注,但是用错了手段方式,教导他为人处世要选用更适宜的方法去达成目的。尽管是公开惩戒,桦条造成的伤痕太严重,珞凇派家庭医生趁夜里偷偷给小孩上药了。珞凇虽避而不见,也不在现场,但其实关心着小孩的一切。

       珞谌知道自己错了,也不敢表现出委屈,每个月给珞凇写邮件阐述错误,终于熬到三个月期满,等待珞凇出现。第四个月,珞凇带走儿子后,给他坦白的机会。告诉他,需要父亲关爱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对待家人要坦荡。与珞明城在乎家族名声不同,珞凇在乎的是儿子不可以对亲人耍心机。

       一番教导后珞凇拥抱了珞谌,摸头安抚他,无论什么时候,其实父对子的爱都是不变的,不擅长表达不代表不在乎,希望儿子多一些安全感,不亲手惩戒是因为他动手比家里训诫师要重,这其实也是对儿子另一种意义上的偏爱。

       珞谌享受着父亲的拥抱,提出希望父亲偶尔能多来教导自己。然而受到珞凇拒绝,他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太粘着父辈,成长很多时候需要独处的磨砺,而且他制定的规矩说一不二。就好比不论多忙,每个月固定抽出时间来教导小谌他也从未食言。

       现场气氛一下子冷下来,他放开儿子,很认真严肃地对儿子说,他这次是做错了受罚,这都是他应该承受的,拥抱他是怜惜,不代表他可以恃宠而骄提出更多要求。珞凇答应,如果珞谌未来表现的好,他会择机多来教导,但这个分寸掌握在他手中,同时,他如果选择亲自动手实施惩戒,会进行上药和安抚。

        珞谌觉得这是意想不到的收获,想着以后表现好可以多见爸爸觉得很开心。但是他知道这次恃宠而骄的行为会受到惩罚。于是他规矩地去请了藤条请珞凇教训,他希望这次能不由惩戒师动手。珞凇答应了他,狠狠罚了30藤条,又因为他最后几下报数不够及时,加罚了10皮带。亲爹手劲凶,但是珞谌很开心地享受了后续上药和安抚,父子关系更融洽了。

        脑洞一结束。

        未来大概可能会有小孩与小乌争宠的脑洞二……

绣球的季节来了。

走在路上偶遇悬挂着的龙舟

周末偶遇的小可爱们

开心地一次就抓到,星之卡比yeah